耗资·LoFoTo

安详的和田老街

小巷之乐

围观

暮光之城

塔克拉玛干之夜

一笑一尘缘

塔吉克牧羊人

日出的味道

到今年秋天时,能否抓住相机,风云再起!

冬日黄山

塔吉克,在塔吉克本民族语言中的含义是王冠。这是我国境内唯一一个白人种族,美丽、善良、勤劳、热情,是他们的标签。他们贫穷但不失优雅,落后却心中富足,不愧为帕米尔高原上的王冠。

在路上 用我心灵的呼声;
在路上 只为伴着我的人;
在路上 是我生命的远行;
在路上 只为温暖我的人。

还老城以色彩,维族风情越显浓郁。因之前发了一组黑白的,现在还原其色彩,顿显生气盎然。

塔克拉玛干的夜空

夜喀什

喀什老城的热闹是从清晨开始的,一直会延续到夜幕降临。当然,傍晚的时间大多是属于孩子们的,老城的街道、巷子内,随处可见欢乐玩耍的孩童们,这不禁让我回想起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年。

穿越

(喀什手艺人)
在喀什老城,街上都有各种巴扎,里面有许多手工作坊,打铁的、土陶的、竹编的、做馕的等等。他们在这座老城里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和老城已融为一体。

(老城掠影)褪尽色彩的南疆老城,更显安详宁静。

(南疆记事)从喀什一路到帕米尔高原,再到和田穿越沙漠公路,一路上美景不断、欢乐无数。无论是见到维族老人还是塔吉克妇女、孩童,都是那么笑脸相迎,热情好客。寥寥几张手机照片远不能记录真实感受,还是自己去那里收获美景和感动吧!华为mate9拍摄。

暑期的青海甘肃行,并未以拍照为目的,其实就是带孩子的一趟玩耍,景点也跑,野点也去,大部分照片都是沿途拍摄的,各位将就着看看吧。

当我从公路边下车,抓着相机脚架狂奔向水上雅丹的途中,太阳从云层里掉下来了,耀眼的光照亮了整个沙滩,我忍不住停下来拍了这两张,然后继续狂奔,但是仍然迟了一步,太阳落到地平线以下了,没有拍到金色雅丹。

拉卜楞寺的光影

火烧云渐渐褪去,人群也慢慢散尽,只剩下风声。此时的茶卡盐湖湖面波澜不惊,却是暗流涌动。

夕阳西下,影子渐长,炊烟升起,倦鸟归林。

经过

拉卜楞寺作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庙之一,名气太大,寺庙里的喇嘛极为排斥拍照,可能是被拍得太多的缘故。洛日前,我站在广场上,看着光从山上泼洒下来,刚举起相机,一个喇嘛从光里经过。

回眸一笑

乡间晨曲

这是2015年拍摄于蒲甘。之前在LOFTER也发过一张类似的,http://hhh4959.lofter.com/post/15ec87_60fd532。不过相比来说,前一张场景小一些,画面更加集中一些,但是耶稣光却没有这张显得更加宏大和完整。

山无棱,天地合,才敢与君绝。

新安江山水画廊

池州傩戏是安徽省古老稀有的剧种之一,已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它以宗族为演出单位,以戴面具为表演特征的古老戏曲艺术形式,是以驱鬼疫、祈吉祥为目的,请神敬祖纳福的一种祭祀活动。被学术界誉为中国“戏曲活化石”,展现了古老的中国民间艺术的风采。
下面这组片子是今年正月十四,在池州市山湖村的唐氏宗祠门前拍摄的,傩戏中的一种,高跷马。由四名青年承应,各踩在两根杉木制成的木跷上表演。踩马前须淋浴净身,四人穿好彩衣裤后,要同时在神(面具)前三拜九叩,献香酹酒。锣鼓、唢呐奏鸣,执事人捧战袍递给四踩马人,在跷上自己穿衣戴盔。然后执事人自神堂再捧一木盘上场,盘中依序放着四枚面具,至踩马人前双手举过头顶,踩马人接过面具,上下拉动马头,使马铃频频作响,以示感谢。高跷马的动作套路与地马相似,作征战之势,四匹马先舞令旗,意为发兵。最重要且精彩的是对阵,由红脸头马使用长柄大刀与二、三、四马分别交战,其中白马战将使用双剑与红脸头马交战多个回合而最终握手言欢。

© 耗资·LoFoT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