耗资·LoFoTo

小沙弥的快乐生活

传道授业解惑

奶奶的胸怀

争夺

祖孙仨儿

在喀什老城,街上都有各种巴扎,里面有许多手工作坊,打铁的、土陶的、竹编的、做馕的等等。他们在这座老城里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和老城已融为一体。

对影

杭州 • 灵隐

安详的和田老街

小巷之乐

围观

暮光之城

塔克拉玛干之夜

一笑一尘缘

塔吉克牧羊人

日出的味道

到今年秋天时,能否抓住相机,风云再起!

冬日黄山

塔吉克,在塔吉克本民族语言中的含义是王冠。这是我国境内唯一一个白人种族,美丽、善良、勤劳、热情,是他们的标签。他们贫穷但不失优雅,落后却心中富足,不愧为帕米尔高原上的王冠。

在路上 用我心灵的呼声;
在路上 只为伴着我的人;
在路上 是我生命的远行;
在路上 只为温暖我的人。

还老城以色彩,维族风情越显浓郁。因之前发了一组黑白的,现在还原其色彩,顿显生气盎然。

塔克拉玛干的夜空

夜喀什

喀什老城的热闹是从清晨开始的,一直会延续到夜幕降临。当然,傍晚的时间大多是属于孩子们的,老城的街道、巷子内,随处可见欢乐玩耍的孩童们,这不禁让我回想起我们那个年代的童年。

穿越

(老城掠影)褪尽色彩的南疆老城,更显安详宁静。

(南疆记事)从喀什一路到帕米尔高原,再到和田穿越沙漠公路,一路上美景不断、欢乐无数。无论是见到维族老人还是塔吉克妇女、孩童,都是那么笑脸相迎,热情好客。寥寥几张手机照片远不能记录真实感受,还是自己去那里收获美景和感动吧!华为mate9拍摄。

暑期的青海甘肃行,并未以拍照为目的,其实就是带孩子的一趟玩耍,景点也跑,野点也去,大部分照片都是沿途拍摄的,各位将就着看看吧。

当我从公路边下车,抓着相机脚架狂奔向水上雅丹的途中,太阳从云层里掉下来了,耀眼的光照亮了整个沙滩,我忍不住停下来拍了这两张,然后继续狂奔,但是仍然迟了一步,太阳落到地平线以下了,没有拍到金色雅丹。

拉卜楞寺的光影

火烧云渐渐褪去,人群也慢慢散尽,只剩下风声。此时的茶卡盐湖湖面波澜不惊,却是暗流涌动。

© 耗资·LoFoTo | Powered by LOFTER